被围观了 1,088 次

科学与信仰(转) 2016年2月15日

我的职责是研究如何构建政府避免战乱的学问,这个学问比其他一切学问都重要的多。这个学问研究好了,我的儿女们才能够自由地钻研数学与哲学,地理与建筑,金融与法律,商业与农业,物理与化学,我的子孙们才有条件去钻研绘画与诗歌,音乐与建筑,雕塑与陶艺。

——约翰·亚当斯

 

智慧是人人欲求的。智慧永远是人类社会中最稀缺的东西。西方的智慧传统有两个源头:雅典智慧与耶路撒冷智慧。雅典智慧是关于逻辑与科学的智慧,相关的各门科学研究主要起源于古希腊,如哲学、逻辑学、伦理学、政治学、物理学、动物学、医学等等。在雅典智慧中,人作为研究者,是旁观者、局外人。雅典智慧的任何结论不必然对人产生道德义务,并不自动产生需要人们去遵守的义务。

雅典智慧与耶路撒冷智慧之别是科学与信仰之别。这两种智慧都是极宝贵的智慧,它们之间是高度互补的,是人类的生存所缺一不可的。人类社会离不开逻辑与科学,更离不开信仰与道德。雅典智慧是关于大爆炸的智慧,耶路撒冷智慧是关于造物主创世的智慧。

但是这两种智慧并不是并驾齐驱的智慧。令笃信雅典智慧的传人如杜威及其支持者难以接受的事实是,耶路撒冷的信仰智慧毕竟高于雅典的科学智慧。因为从大爆炸中产生不了有关人的自由、尊严与价值。这些价值都是来自于造物主创世的信仰。道德的源头都是神圣的信仰。人是因为造物主而平等,不是因为大爆炸而平等,不论这个造物主是耶和华还是天道。所以,我以为,杜威及其信徒应该对造就了杜威的耶路撒冷智慧抱有敬意,而不是过河拆桥,任意颠覆。

耶路撒冷智慧的本质是以神正为依托的道德,道德的本质是关于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的根本规则,这个规则来源于关于造物主的信仰,而不是来源于科学发现或计算。只有这样的道德才能引领我们的生活。在没有道德智慧的时代与地方,人类不知羞耻,不辨善恶,不明是非,因而也就无所谓科学及其研究。有关善恶,即有关道德与信仰,亦即有关智慧。而这一智慧的任务就在于寻找并践行人类应当如何组织政治生活与政治秩序的文明准则。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智慧在于探索人作为存在的意义,在于求解生命的意义和寻求人类更好的生存之道,而不在于仅仅探究多少光年外的星星,不在于探究物质内部的微宇宙。不懂量子力学或金融衍生工具的人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是若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遭到践踏,那是谁都不想过的生活。

明白了上述的道理,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美国的主要建国者之一亚当斯总统把构建政治秩序的学问,放在其他学问之前、之上。人与人之间的有序文明生活是追求其他一切学问的前提。当然达豪和夹边沟里也有艺术创作,但那里不是人们送自己的子女去学习艺术或其他学问的地方。

关于政府与政治秩序的学问事关如何发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超验道德原理并加以制度化。这样一种制度的存在是其他一切学问追求得以繁荣的默认值。否定这一默认值正是杜威这样的学者危害所在。先有良好的秩序,才有在此之下各学科的繁荣!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