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观了 2,788 次

正月初八,接到老家周兆备的电话,一番寒暄之后他告诉我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程处长走了,就在不久前,他说那天在医院看到程处长的爸妈,八十多了,头发都白了,真真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算是人世间最凄惨的事儿了。程处长,内退没几年,59岁,终究还是绊倒在60岁这道坎上。

程处长是我在银行科技处上班期间的最后一位直接领导,为人和善,性格温顺,不抽烟,偶尔喝几口小酒。之前每每回老家,我都会找上原来的其他的同事,然后邀上程处长,大家一起聚聚,吃个便饭,唠唠家常,讲讲各自在这一年的所作所为。最近两年没回去,没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程处长喝酒吃饭了,真是惆怅万千。

周兆备在老家自己经营一家人才派遣公司,好像生意不错。刚才一起谈到程处长的事情,各自感叹人的生命之脆弱、人的生命之短暂,与宇宙万物相比,真是沧海一粟,昙花一现而已,而且走了就永远没有了,从此春开冬败的花草、奔腾不息的川流、潮起潮落的大海、悲欢离合的子子孙孙、……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远去的人无关了,真的,人死了,犹如一颗尘埃,消散的无影无踪。

活着的我们就该快乐地活着,快乐地学习,快乐地恋爱,快乐地工作,快乐地哭泣,快乐地慢慢老去……

 

以此短文怀念程学宁处长
2012年1月10日
农历正月初八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