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观了 226 次
高考结束了,很多同学马上要进入大学继续深造,根据我多年大学任教的经验,ta们进入大学几个月的兴奋期过后就会陷入迷茫:我不知道学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学。于是有的同学迷茫之后就沉迷于游戏破罐子破摔,有的同学被动上课、做作业以应付考试,很少的同学有明确的目标并为之拼搏学习。大学老生也存在不知道如何选课的问题。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向大家说说我的看法,并不代表真理,但可以作为一个不同的视角,供大家参考,如果本文能给你带来些许益处,便使我得到极大安慰。
社会发展到如今,人类积累的知识浩如烟海,承载着前人知识的书籍和网站不计其数,一个人一辈子的时间有限,不可能阅读全部书籍来获取知识,而且也没必要这样做。在人文社科方面,知识会形成各种流派,各流派的知识是不相容的,甚至是矛盾的,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可能没有明确的对错之分,如果不加分别地见书就读,反而可能会带来坏处,就像一个练武之人,啥武都学,可能最终会走火入魔——又一个东方不败诞生!
一个人所掌握的知识体系就像一栋房子,知识体系不整全就像房子残破或被建在沙滩上那样,四处漏风,根基不牢容易崩塌,知识不整全就很难能独立思考,很难能批判思维。每个人在离开学校之前最好能构建完自己整全的知识体系,并以此为基础养成自己批判思维的习惯。
我用下面这张图片来表示一个人整全的知识体系,不一定非要从最底层到最上层构建,但是最终(比如30岁前)需要整全才行。
图中越低层的知识越重要,因为低层知识主要涉及一个人的三观形成,侧重于学会做好一个人。也只有做好一个人之后,才可能做好每件事,而大学的核心任务就是育人——让学生学会做人。道理其实很简单,把尖端的技术教给一个三观不正的人是很危险的,比如把制造生产核武器的知识教给恐怖分子就是个灾难,比如我大学一个同学利用学到的王水配置知识多次熔化锁管入室盗窃直至被抓,再比如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敢于违背伦理道德乃至法律,编辑人类基因(人类基因库一旦被污染或破坏,后果就是毁灭),等等,生活当中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
下面我对每一层次的知识逐一介绍。
 

1、基督信仰

有人说信教是迷信,越愚昧越落后的地方信教的人越多。这是不对的,欧美国家的基督徒很多,而基督徒越多的国家经济越发达越民主自由,且民主自由恰恰就是诞生于具有基督教的民勤秩序国家,没有基督教的民情基础是很难搞好民主那一套的,比如印度。也有人说聪明理性的人不轻易信教,依我说,恰恰相反,不信教恰恰是你没有对人类自身进行深入思考。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集数学家、逻辑学家、哲学家称号于一身的哥德尔先生,他在1931年提出了划时代的第一和第二不完备性定理,这两个定理可以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媲美,用大白话表达就是:在一个公理系统中,一定存在一些命题不能证明为真或假。一定要引入公理系统外部的条件才能证明或证伪,也许大家还是没什么概念,中国有句俗语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哥德尔他竟然用数学证明了这句话。在那个时代,这无疑给数学界投下了一个原子弹,并很快波及到哲学界、神学界甚至宗教界,当时有认为数学的大厦已经完美建造完毕的数学家受不了这个打击而选择自杀。
人类自身就是一个公理系统,而这个公理系统竟然是不完备的!当一个人不断深入思考人类自身的时候,一定会面临很多困惑,而这些困惑在人类知识体系中没有明确的答案,比如什么是善?什么是正义?人死后到底去了哪里?这些问题的解答靠人类自身根本无法完成,一定要引入人类系统之外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上帝的启示。当一个人承认自己理性的无力而谦卑地接受外部的启示时,信仰就产生了。《安啦·卡列宁娜》中的莱温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开始在人类的知识中寻找活着的意义和死亡的价值,长时间找不到以致冒出自杀的念头,后来接受神的启示而跃迁到基督信仰层面,从此脱胎换骨。基督信仰的知识文本就是《圣经》,里面有大量的启示,这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一本书,值得每个人终身阅读。《圣经》涉及文学、哲学、伦理学很多方面,而且每个方面都是后人无法超越的。历史上有名的思想家大部分都是在熟读《圣经》的基础上得到启发,比如康德、帕斯卡尔、阿奎纳、亚当·斯密等。文学和艺术巨匠们更是如此,他们的作品中充斥着大量的《圣经》元素,比如小说《悲惨世界》、《罪与罚》、《基督山伯爵》、《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娜》、《苔丝》、《日瓦格医生》等以及油画《创世纪》等。没有《圣经》的阅读基础而直接阅读国外的文学名著,那只能理解皮毛。同样为什么中国大陆很少有人能读懂康德,原因也是没有基于《圣经》基础。
基督信仰和神学知识是欧美国家的基石,广泛参透于艺术、文学作品当中和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管以后是去这些国家还是人在本地了解他们,建立自己的基督信仰和神学基础是必要的,可以说这是知识大厦的地基,地基不牢,大厦不稳。
 

2、神学

这一层知识恕我无知,我不能展开很好的阐释,但我知道,神学专业是大学里最古老的专业之一,目前世界上有名的大学如哈佛、牛津、剑桥、耶鲁等不但有神学专业,有的还细分为新约专业和旧约专业。
 
3、哲学
哲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这一层次知识我也算一个刚入门的人,不敢妄加评论,但我明白,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当达到一定的境界和高度时,一定会进入哲学思考,如果哲学训练缺失或者不够,你就会阻挡于此,也就很难成为伟大的人物和成就伟大的事情。我曾经协助一家公司招聘CTO,全国各地跑,终究无人懂哲学而导致招聘失败,我在课堂上跟同学们分享这个例子时往往会引来哄堂大笑,悲哉!另一个例子:同为主持人的柴静的哲学水平要高于李佳佳,所以《看见》比《这个时代这些人》更有深度,但是由于柴静没有基督信仰和神学基础,所以她采访卢安克时就没法深入,面对卢安克抛出来的问题“为了自己的灵魂和需要向神倾诉吗?太自私了吧?”时她无言以对。哲学能提高人的智慧,增强思辨能力,增加思想深度。
 
4、艺术
艺术对于一个人活着的一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艺术如果离开了劳动体验和对这个人类悲惨世界的感同身受,就很容易堕落为媚俗和矫情,甚至走到艺术的反面。不过很可惜,我非常缺失这一层面的知识,但我知道中国式的小孩兴趣班不是搞艺术,景点门口的拉客舞蹈不是艺术,我每次看到这些面无表情的舞者我就起鸡皮疙瘩,并下意识地捂紧我的钱袋子,还有郭敬明们不是搞艺术的。把产品做到极致就必然到达艺术层面,乔布斯还在时的苹果产品就是艺术品,Linux操作系统内核代码又何尝不是艺术?
 
5、人文和社科
人文和社科关注人和社会的问题,但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但是不像科学和技术那样“答案”往往是唯一的,人文社科方面充斥着各种思想观点和流派,而这些思想和流派甚至是对立的。比如今天的左派(激进主义)和右派(保守主义),各派系都存在领军人物并拥拓者众。安·兰德、罗尔斯是左派当中有名的人物,右派当中我知道的人物有伯克和哈耶克,美国的共和党属于右派,民主党属于左派。从横跨数千年的历史来看,保守主义更具生命力。今天还是左派占据主导位置,但是ta们酿下的苦果需要几代人来消化,不过可喜的是右派逐渐回归历史的舞台。一部文学作品只有沉思到哲学、神学甚至基督信仰的层面才能称为一部伟大的作品。
 
6、科学、技术和工具
这三层知识是不那么重要的,从整个人类命运来看,甚至是有害的。当年清朝大臣考察欧洲只关心器物,相反日本人关注人文和制度,所以,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指出,中日战争,日本必胜。今天中美贸易战表面看是器物层面的拉锯,实则是人文社科层面的不相容。对于美国最重要的基督信仰和人文制度弃之如敝履,而拼命争夺那时髦的技术和工具,悲乎!
 
不管是对于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人文社科教育和基督信仰培育是最重要的,先学会做好一个人,然后就能做好每一件事。中国的教育已经沦落为工具教育,这是非常不幸的事情。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